新闻是有分量的

专利代理机构以自已名义请求宣告专利权无效涉

2018-05-15 11:44栏目:商业
TAG:

近日,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2017年11月06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的对专利号为201080003036.5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发明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案件编号为4W106217。

据王文晖讲述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是受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委托对(2017)闽05民初339号王文晖起诉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合同违约致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201080003036.5)发明专利失效的案件进行辩护,这点在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7闽05民初339号民事判决书中可以证明。在代理案件其间,受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委托,为了对赔偿额进行压低辩护,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提交给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权无效宣告程序授权委托书为空白页),因其案件委托关系,及无效宣告请求为案件所起诉的标的,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此行为可视受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委托。

经当事人查证,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的股东陈云川和代理涉案专利的专利代理员陈浠娟两人同时也是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且该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的一项最要证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出具的授权专利检索报告的委托方也为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在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发明专利专利代理委托书、福建省知识产权局做出的专利代理惩戒决定书和民事判决书都要以证明在该阶段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仍为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201080003036.5)发明专利的代理机构。根据《专利代理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第七款规定,专利代理机构以自已名义请求宣告专利权无效的,第八款规定,专利代理机构梳于管理,造成严重后果的(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专利权失效)。国家知识产权局可将其列入专利代理机构经营异常各录,并进行公示。恳请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此行为进行调查和处理。该行为可以认定为是专利代理机构以自已名义请求宣告专利权无效的严重违规行为。

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委托福建力华律师事务所提交无效宣告请求的理由是该发明专利不具备创造性。该项理由又是2013年08月05日和2014年01月2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发的该专利第三、四次审查意见通知书的内容,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在发明权利人王文晖的委托代理下分别于2013年9月28日、2014年03月24日、2014年6月12日和2014年6月27日对该发明专利具有创造性提交了四份陈述意见书。充分说明了该发明专利具备创造性。而且201080003036.5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发明专利于2010年11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国际检索单位出具的PCT国际检索单位书面意见中声明此项发明具有新颖性、创造性和工业实用性。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违背职业道德和为人基本道德,想说该专利有创造性就有创造性,想说该专利无创造性就无创造性,为了少负责任,左右法官的判罚数量,可以说毫无道德低线。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的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201080003036.5)专理代理关系还在诉讼阶段,还未解除,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发给专利权人的《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还发到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的手上,再由其转交给发明权利人,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14日还提交了一份编号为P12393的文件转达通知,但对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201080003036.5)下发的2015年缴费通知和专利失效通知却没有按要求做到通知义务。发明权利人如果要按程序若要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陈述意见的话,还需通过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提交,这种自已宣告又要自已陈述的情况真是贻笑大方。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该行为严重违反专利代理人的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不遵守专利代理人行为规范和准则的要求。

发明权利的经PCT检索本要向国际专利局申请的中国发明专利无过错情况下在授权第二年失效了,此发明对我国乃至国际电动汽车应用领域做出了微薄的贡献,但权利人的基本权利保障却都没得到保护。现特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书面投诉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的恶劣情形,希望国家知识产权局能维护行业规则,对不负责任的代理机构进行应有的惩罚。

 

 

北京中银(福州)律师事务所许水清律师认为,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王文晖与泉州市文华专利代理有限公司签订的《案件委托合同》《专利代理委托书》等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全面履行。根据上述合同约定,文华公司作为涉案发明专利代理机构,负责代王文晖办理“新型刹车发电装置主体结构”发明专利申请以及在专利权有效期内的全部专利事务,代为缴纳专利年费亦应在该合同义务范围内。特别是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先后向其发出《缴费通知书》《专利终止通知书》的情况下,文华公司仍未谨慎履行相应合同义务,至涉案发明专利因第6年度年费未按期足额缴纳而完全失效,王文晖因此丧失了相应的发明专利权。文华公司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约。因文华公司严重违约造成王文晖丧失专利权,王文晖有权请求文华公司赔偿,并根据涉案专利的权利类型、失效原因、王文晖在研发申请过程中的投入、文华公司的过错以及王文晖支付的维权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文华公司赔偿王文晖400000元的损失并无不当。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将知识产权保护提高到事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事关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繁荣的高度。其中发明专利的申请和维护是知识产权保护的应有之意。本案被告文华公司作为专业的专利代理机构未及时通知或代为缴纳专利年度费用,且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缴费通知书》《专利终止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导致王文晖的专利权失效。这与其作为专业的专利代理机构身份是极不相符的,有关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应依法对其进行惩戒。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文华公司赔偿王文晖400000元,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专利权人的利益,对专利代理机构有一定的警示意义,但该赔偿数额还是偏低,对作为专利权人的王文晖保护不够。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的“合理分配举证责任,适当减轻权利人举证负担,着力破解知识产权权利人“举证难”问题”、“努力营造不敢侵权、不愿侵权的法律氛围,实现向知识产权严格保护的历史性转变”的要求尚有距离。

值此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之际,本报对此次专利事件继续给予关注